南宁市良庆区探索回建安置“那黄模式”破解“征拆之难”

2018-04-07 17:00 来源:163性健康网

南宁市良庆区探索回建安置“那黄模式”破解“征拆之难”

而武汉城市圈不仅是湖北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,也是武汉重返国家中心城市的坚实基础。

南宁市良庆区探索回建安置“那黄模式”破解“征拆之难”

    新华网南宁4月21日电(记者邹婷玉)“征拆之难,难就难在回建安置,难就难在农民满意”。

安居是广大被征地拆迁农民的第一要求,是新区开发建设的前提条件,近年来,作为广西首府南宁市五象新区开发建设的主战场,南宁市良庆区迎难而上,主动创新探索农民回建安置“那黄模式”,在不突破现行政策,不增加财政负担的情况下,充分让利于民,破解失地农民安置工作瓶颈难题。

  零成本享受“有房、有租、有铺”安置生活  五象新区,是南宁市城市规划中一个以北部湾为核心的全新城区,2006年以来,五象新区核心区开发建设累计共征用良庆城区土地面积9.46万亩,房屋拆迁量401.57万平方米,涉及该城区良庆社区、那黄村、新村村等10个行政村(社区),仅目前急需安置被征地拆迁农民就多达4.7万人。

  在征地拆迁过程中,绝大部分拆迁户担忧的是如何安置,“拆迁后住什么”,“没有了土地吃什么”?经过多年努力,良庆区逐步摸索出一条符合相关政策要求、切合当地实际、充分尊重被征地拆迁农民意愿的新路子——“那黄模式”,失地农民“零成本”享受“有住、有租、有铺”的安置小区居民生活,安置问题迎刃而解。  得益于“那黄模式”,那黄村里90%的失地农民积极参与安置建设,良庆社区、新村村、坛泽村等其他村(队)也纷纷效仿。

目前,良庆区采用“那黄模式”涉及被拆迁人口3.22万人,正式签约并实质性动工建设的安置点有18个,可集中安置2.2万人,预计2018年陆续交付使用。  “虽然住上新房还需要一两年的建设期,但是我们手里就像是有个定期存折,现在还不能领,到时间就可以了,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。”那黄村拆迁户韦儒松说,得益于“那黄模式”,每位那黄拆迁户在得到征地拆迁补偿款之后,可免费获得60平方米的安置房、25平方米商铺,还有相应停车位。  “拆迁后的生活还是比较有奔头的,比如说一家四口人,总共可以分到240平方米的安置房,自己住一套120平米的房屋,多余的房屋可以拿来出租。总共100平米的商铺,我们没有这个经营能力,经过反复讨论后,决定交给开发商统一经营,我们可以分红;有钱交了养老保险,老了能领保险金;今后小区建起来了,可以找个就近的地方工作或者做点生意。有这么多有利条件,我们都支持拆迁工作。”新村拆迁户黄华璋说。  自从实施“那黄模式”以来,良庆区的征拆安置工作取得重大突破,为五象新区加快发展、重大项目开发建设提供了用地保障。  政府转变职能 农民做主 市场运作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作为南宁市征拆量最大、需“上楼”农民人数最多、维稳压力最大的县区,良庆区也曾深受回建安置问题的困扰。  “过去,与其他地方类似,良庆对回建安置工作采取政府包干的统建模式,农民并不买账,反而较为抵触,农民上楼难以推进。”南宁市良庆区党委书记李兵介绍说。  一是政府“大包大揽”,群众没有参与权,积极性不高;二是被征地拆迁农民每个人需要出资108000元(1800元/平方米×60平方米)购买安置住房,虽然他们已经拿到了安置补助费,可以拿得出这笔钱,但从心理上并不愿意接受;三是,多数农民没有经营经验,产业用房对他们来说又添一块心病。  记者采访了解到,面对难题,良庆区党委、政府没有强推硬努,而是潜下心来调查研究,倾听失地农民心声,摸索出回建安置“那黄模式”。  2013年8月,在城区党委政府的支持下,那黄村成立了农民回建安置互助协会,改变了以往由政府主导的模式,交由村集体主导、村民共同参与。通过公开招标,那黄村与上海光明地产集团自主协商合作,“那黄模式”全新开启。  “那黄模式”总而言之即由村集体经济组织主导,将住宅安置用地和产业安置用地合并综合开发,由村集体经济组织委托中介机构,面向社会公开招商或自主招商,商定合作条件,通过合法程序确定合作开发商。利用社会资金参与建设,项目用地通过“招拍挂”方式取得,按照核定的比例同步开发建设安置房和商品房。采取“那黄”模式,农民可获得60平方米的安置住宅、25平方米产业用房(包括产业商铺、物业商铺及公益性用房)及相应停车位。农民需向政府缴纳的安置房购房款由开发商全额或部分代为支付,开发商统一经营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商业用房,并确保被安置农民每年获得一定生活补助费。  “也就是说,农民不需要掏一分钱,就可获得60平方米的安置住宅、25平方米产业用房及相应停车位。具体到那黄村,光明地产集团不仅全额支付了购房款,还配合政府部门对被征地拆迁农民提供职业技能培训、信贷支持及产业用房代管等服务,彻底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。”良庆区五象新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副调研员许坚元说。  政府减负 农民受惠 一举多得  “‘那黄模式’能在不突破现行安置政策、不增加财政负担的情况下,有效凝聚起农民的人心,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农民得到了真实惠。”李兵认为,将决策权选择权还给农民,失地农民成为安置的主体,政府不用再大包大揽,只作为服务和监督者,确保安置项目符合新区发展规划和土地开发利用、按法律政策要求开展各项工作,确保农民和开发商都能够诚实守信地履行合同,减轻了政府在人力、财力和物力上的负担。  “市场运作下,通常认为无组织无纪律的农民们不仅神奇的遵守起规则,而且娴熟的利用规则为自己争取利益最大化,签订的合同自愿遵守,发生争议自主与开发商进行协商解决,灵活运用自身谈判条件追求共赢结果。政府过去包干模式下农民动辄集体上访的情况消失了。”李兵说。  在市委、市政府、五象新区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大力支持下,经过两年多的实践和推广,“那黄模式”效果明显:一方面,农民零成本上楼,还可以每月收取租金、分红;另一方面,开发商有了整幅地块建设商品房和商铺出售、出租,在约定期限内有稳定的预期营收,切实实现了互惠合作、互利共赢。由此,新区建设秩序得到有效保障,既发展了经济,又实现了稳定。  李兵认为,实践中,“那黄模式”也暴露出一些不足,如地段好的失地村较易于适用“那黄模式”,地段较偏远的失地村则难以适用。原因在于,好地段农民们谈判的筹码足、腰杆硬,开发商愿意让利促进协议签订,差地段农民们谈判的筹码少,开发商更为强硬不愿让利。针对这一缺陷,良庆区委政府做出调整和改进,进一步扩大农民自主权和选择权,农民可以从“那黄模式”、政府统建模式、“房票”模式三种模式中自主选择一种模式进行回建安置,哪种模式更适合失地村实际就采取哪种模式,群众选择哪种模式就用哪种模式,不搞“一刀切”。(完)。

(责任编辑:原创 )